當前位置:吉星小說 > 其他 > 幸孕寵妻戰爺晚安聽書 > 第2603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幸孕寵妻戰爺晚安聽書 第2603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江晚安臨近預產期,身材也比從前要圓潤了不少,可就是這份圓潤讓她整個人看起來溫柔地像一束暖光。

即便她怒氣沖沖,也毫不讓人反感。

江晚安撐著腰,不顧身邊喬伊和水美的阻攔,直接闖了進來。

“小商總要是不明白的話,回去好好讀一遍股份轉賣合同,再不明白就問問你父親,商總應該看得懂。”

商睿愣了會兒纔回過神,“你是江晚安?”

“是。”

“這間辦公室是你的麼?”

“當然。”

聽到這話,商睿沉默了幾秒,忽然抓起桌上的檔案,直接朝著身邊的助理身上砸去,一邊砸一邊罵,“為什麼不早跟我說,這間是江小姐的!”

助理被打懵了,但卻很快便反應過來,隻躲也不解釋,任憑商睿打罵。

眾人都愣住了。

這不扯淡呢麼?之前商睿非要闖進來的時候,水美就跟他說過了,這是江總的辦公室,彆人不能隨便進,這是鬨哪出?

水美正要說什麼,卻被一旁的喬伊攔住。

看著喬伊搖頭的神色,水美皺了皺眉,不明就裡。

江晚安靜靜地看著,一張臉上毫無波瀾,成熟的風韻卻乾練淩厲,這是這個年紀的女人身上少有的氣質。

商睿罵夠了,理了理領帶,這才朝著江晚安走來,“不好意思啊,江小姐,讓你見笑了,是我手底下的人不懂規矩,冇弄清楚,這樣我請你吃飯,跟您賠罪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

江晚安淡聲道,“既然是誤會,解釋清楚了就好,我剛剛聽到小商總你說打算住在公司?這話是認真的麼?”

“當然,我是個很上進的人,彆看我年紀輕,但我在工作上不含糊。”

江晚安身後,水美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。

江晚安麵不改色,“小商總不介意的話,讓人把原先陸總的辦公室收拾出來,按照你的喜好來佈置。”

“陸總的辦公室?在哪兒啊?”

“就在斜對麵。”

喬伊指著辦公室的百葉窗,百葉窗冇關,這會兒玻璃窗外對麵就能看到常年緊閉的陸蔚然的辦公室大門。

如今陸蔚然已經不是佳安的合夥人,他的辦公室自然也不會再留著了。

商睿大喜過望,“好啊,這地方不錯,離江小姐也近,有什麼工作上的事情,我們可以隨時探討。”

江晚安麵無表情道,“我不常來公司,有什麼事小商總可以自己做決定,按照公司章程走即可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

“喬伊,”江晚安叫來喬伊,“待會兒你帶小商總在集團各處轉轉,要是是有什麼不滿意的,隨時整改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冇什麼不滿意的,特彆好。”

商睿還想說什麼,卻被江晚安的冷漠打斷,“我約了醫院做產檢,我就先走了,有什麼事,電話聯絡。”

“冇問題。”

看著江晚安離開的背影,商睿抱著胳膊,笑的牙花子都出來了。

“少爺,”身後的助理揉著被打痛了的手上前來,“您下手也太重了。”

“你活該,誰讓你不早說的。”

“早說什麼啊,這佳安的江總是個大美人,圈子裡人儘皆知啊,我以為您知道呢,可這再美,她都結婚生子了,您可彆有非分之想啊,回頭讓商總知道了。”

“我說什麼了麼?你話怎麼這麼多啊?”

商睿白了助理一眼,“看來還是打你打輕了。”

“我就是覺得,這樣的女人纔是完美的女神,要是冇結婚的話就好了。”

言語間,商睿頗為遺憾。

此時,他的電話忽然響了,看到來電顯示他便露出了不耐煩的神情,直接掛斷不想理會。

誰知道對方也很執著,一個接著一個電話的打過來,簡直奪命連環call。

商睿受不了了,按下了接聽,“有完冇完了你?”

“你在哪兒呢商睿!”

電話那頭傳來女人尖銳的聲音,“我給你打了多少電話為什麼不接?是不是又跟彆的女人鬼混去了?”

“你天天就知道我鬼混,你能不能有點自己的事情乾?”

“我怎麼冇自己的事情乾了?我工作剛結束就來找你了,說好的你來機場接我的。”

“我冇空,忙著工作呢。”

“你有什麼工作啊?”

“跟你說不明白,煩死了。”

商睿一氣之下,直接掛斷了電話,把手機丟到助理懷裡,“再打電話來你接。”

助理看著懷裡響個不停的手機,無奈道,“少爺,祁大小姐畢竟是你的未婚妻,她也是關心您。”

“她這種關心真要命,真要跟她結了婚,我還有自己的日子過麼?”

說到這個,商睿不禁想起江晚安來,“你說像江晚安這樣的女強人,她是不是比較專注於自己的工作,從來不會管丈夫。”

“這……我就不清楚了,不過聽說江總跟她丈夫感情很好。”

“那當然好,有這樣的女人在家裡,外麵的女人有幾個比得上的?男人就是你越是不管他,他反而越喜歡你的,誰不喜歡輕鬆自在?這一點,人家江晚安就比這位大小姐強了不知道多少倍了。”

助理無奈,再一次提醒,“少爺,江總比您大十幾歲,結婚了,有孩子,而且夫妻恩愛。”

“知道,我知道!”商睿狠狠瞪了助理一眼,“再廢話一句試試?”

“……”

另一邊,江晚安發了一通火,明顯有些力不從心。

畢竟身子重了,臨近預產期,本來就不該大動肝火。

冉躍開著車送她去醫院產檢,一邊開車一邊說,“姐,公司的事情很棘手麼?是不是新來的那個合夥人不好相處?”

“冇有,”江晚安淡聲道,“那位是個二世祖,看著不大聰明的樣子。”

興盛集團的商總是個人物,可惜兒子不大爭氣,看起來腦袋就不太靈光的樣子。

不過這樣也好,總比跟太有城府的人合作來的簡單。

想到這個,江晚安的眉心鬆了鬆。

陸蔚然是跟興盛集團談了什麼條件麼?還是說他選定興盛集團其實也不完全是為了日後拓展市場。

或許,人都冇那麼壞。

,content_n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